开着网约车,华人悄悄统治了温哥华

开着网约车,华人悄悄统治了温哥华
 

按照某问答社区一篇文章的说法,温哥华快变成中国的一个省了。
 
这个说法虽然夸张了些,但真来到温哥华,你可能怀疑自己没出国,不论吃饭、逛街、上学还是买奶茶,哪都有中国人,哪都能用中文。
 
以至于坐地铁的时候,你眼前的广告牌上也全是汉字,上面写着:“XX教育,专注雅思、托福、SAT、省考20年”。
 
在温哥华,会中文甚至会给你带来一些隐性福利。
 
例如,网约车。
 
很遗憾,温哥华是北美最大的没有合法网约车的城市。在温哥华,打开Uber和Lyft等网约车App,只有一片空白,想打到网约车,几乎不可能。
 
但这条规则并不适用于华人社区。当温哥华的其他市民在抱怨打不到Uber的时候,网约车却成为了温哥华地区华人一种触手可及的生活方式。
 
 
 
温哥华当地的出租车保有量并不高 / 网络
 
在监管的灰色地带,一些华人运营的网约车公司正在暗自生长。卡布打车和浣熊出行是其中最大的两家,此外还有U滴快车、叮当搭车、龙猫快车等等。它们基本上只服务讲中文的华人圈子,有的还支持微信支付。
 
其中,卡布打车旗下目前有超过1800名网约车司机,平均每天有超过2500个订单。卡布打车的财务主管丹尼尔·肖对媒体表示,卡布自从2016年成立以来,月平均业务增长率达到26%。
 
华人网约车市场甚至吸引了局外人:当地一家中餐企业“品一品香锅”近期宣布,将入局华人网约车。
 
读到这里你可能要问,这些在违法的边缘试探的公司,难道不怕被政府一锅端吗?
 
当然怕。但比起Uber、Lyft这些想要叩开温哥华庞大市场的大公司,这些只存在于华人圈子里面的小虾米,明显并未受到监管者足够的重视。
 
至于不被重视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执法成本过高。小公司抓了一个又冒出来一个,而且抓了之后还要走司法程序,漫长的诉讼拖个几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温哥华政府找了个新办法来控制这些网约车:抓司机。
 
警察抓司机的办法其实很像“钓鱼执法”,他们会在华人网约车App上面叫车,等到车来了之后,抓住现行,当场处罚。
 
不过,网约车也逐渐学聪明了,司机们谨小慎微,如果乘客不会说中文或者不是东方面孔,司机可能会取消订单。
 
这也是为什么网约车只存在于华人社区的原因。
 
《环球新闻》的一名加拿大记者去年年初曾试图体验地下华人网约车。他用卡布打车叫了一辆奔驰SUV,但是对方取消了订单。第二个接单的是一辆日产Rogue,本来会在六分钟后抵达,但中途却遭遇爆胎。
 
终于,一辆奥迪A4接了单,并顺利抵达约定地点。记者喜出望外地迎上前去,还现学了一句“你好”跟司机打招呼。结果,司机告诉他,最近风声紧,公司规定只能接华人,以防钓鱼执法。
 
 
 
叮当搭车的界面 / National Post
 
开网约车只为排解孤独
 
在中国,网约车车型大概有三大品牌:帝豪、北汽、比亚迪,性价比高,跑网约车不心疼。
 
但仔细观察温哥华的华人网约车,可以发现,这些网约车往往是高端车型:宝马X5、奔驰、Jeep、特斯拉……低端车型虽有,却不常见到。
 
从网约车的车型就能看出,他们的社会阶层不低,经济状况良好,开网约车主要是为了找点事做,排解孤独,在车上与打车的陌生人聊聊天,在网上和司机群里的其他司机聊聊天。
 
与国内不同,温哥华的华人选择开网约车,社交需求往往大于经济需求。
 
换句话说,他们和外滩上开法拉利拉滴滴的人,没有本质区别。
 
在社交需求驱动下的网约车司机中,有三个群体格外瞩目。
 
一是当地的华人小老板。他们有钱有闲,工作之余,就开网约车和人聊天、交朋友。
 
二是中国留学生。他们也将开网约车作为课外交友、打发时间的方式,还能赚些外快。开网约车似乎也有助于减压,在人少、安全的路段,有的司机兴之所至,还会表演一段飙车或漂移。
 
三是留学生的陪读家长。随着赴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人数逐年上升,再加上近年来留学的低龄化,陪读家长的人数也水涨船高。
 
2017年,加拿大共有超过十四万中国留学生,而近几年中小学生前往加拿大留学的比例逐渐增大。从2014年开始,每年前往加拿大留学的中小学生占该年全部留学生的比例就一直超过三分之一。
 
而跟随学生一起来到加拿大的陪读家长,在当地没有社交关系,往往陷入孤独。于是,陪读妈妈们也成为了网约车司机的一个主力军。
 
 
 
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数量逐年增加 / immigration.ca
 
这样一来,网约车的“社交定位”这一在国内备受争议的概念,在温哥华的华人社区实现了。
 
网约车合法化迈出第一步
 
温哥华的网约车禁令,几乎与网约车的历史一样悠久。2012年,温哥华曾是Uber第一批试图进入的城市,但也是“Uber第一个离开的城市”。
 
温哥华市政府认为,网约车会加剧交通拥堵,并导致公共交通的使用次数减少。他们拿另外一个北美城市旧金山作为比较:2010年到2016年,旧金山的交通拥堵加剧了60%,其中超过一半是由网约车的兴起导致的。网约车也导致旧金山的公共交通乘客数量减少了12%。
 
而在温哥华,由于没有网约车,温哥华是北美少数公共交通乘客数量在增长的城市之一。
 
2018年,温哥华公共交通规模上涨了7.1%,达到4.37亿人次。温哥华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简称BC省)运联的政策主管安德鲁·库兰表示,禁止网约车是一个主要原因。
 
 
 
温哥华街景 / 视觉中国
 
但是,温哥华民众对网约车禁令日渐不满。
 
近期的民调一直显示,支持Uber和Lyft等网约车合法化的居民达到80%。其中,有超过六成的温哥华居民希望网约车立即合法化,还有两成居民希望最迟在年底合法化。
 
对于商界来说,像温哥华这样一个有志成为“北方硅谷”的城市,竟仍然禁止网约车,令人哭笑不得。
 
当地一个支持网约车合法化的组织Ridesharing Now的负责人伊恩·托斯藤森就表示:“温哥华是一个国际大都市。我们举办过冬奥会,还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但是在网约车领域我们却如此落后,实在让我感到羞愧。”
 
当地的自由党议员周豪杰(Jas Johal)在谈及华人网约车现象时也评论道:“这一现象提醒我们,政府的行动还不够快。市场已经走在了政府前面。”
 
在这些压力下,BC省政府终于在今年7月宣布将允许Uber等网约车企业进场,最早在九月末就可以开始运营。温哥华的网约车合法化迈出了第一步。
 
 
 
近日,BC省政府终于宣布网约车将合法化 / CBC
 
不为所动的华人网约车,封闭的华人网络生态
 
网约车合法化对于长期受到监管威胁的华人网约车本应是个好消息,但华人网约车司机的反映却十分冷淡。
 
原来,政府将网约车合法化不是无条件的,本次的规定要求网约车司机拿到4级商业驾照,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考,很难拿到。
 
而且,当地最大的保险公司——BC省保险公司(ICBC)可能还将针对商业运营的网约车推出专门的强制保险,而BC省的保险是全国最贵的。
 
这样一来,成为一名合法网约车司机的成本十分巨大,华人网约车司机宁可仍然停留在“灰色地带”,也不愿根据新规进入合法化的程序。
 
因此,温哥华网约车合法化之后,华人网约车的圈子还会继续存在。司机们表示,合法化对于他们的生意没有什么消极影响。“以后只不过在市中心多堵几分钟而已。”一名华人网约车司机说。
 
华人网约车不为所动,除了合法化成本巨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华人网约车企业已经在当地的华人群体中形成了用户黏性,它们的乘客几乎都是华人,它们的商业定位也是面向华人,形成了一个自成体系的封闭圈子。
 
即使网约车合法化完全放开,华人乘客恐怕也不会放弃自己早已熟悉而又十分方便的卡布、浣熊等华人打车软件,而去使用北美地区更加主流的Uber和Lyft。
 
事实上,不仅仅是华人网约车,在互联网的其他领域,海外华人也往往有着自己的封闭生态。温哥华当地华人最常用的外卖软件是名叫“饭团外卖”的华人外卖。
 
一方面,来到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习惯了国内外卖软件。另一方面,当地的华人餐厅因语言壁垒、结算方式的不同等原因,也不愿与主流外卖软件合作。于是,饭团外卖在华人群体中一飞冲天,占领了华人外卖市场。
 
 
 
在北美华人群体中十分流行的饭团外卖,也可以用汽车配送 / 网络
 
在社交媒体领域,许多海外华人也以使用微信为主,与当地语言的主流媒体有一定隔离。哥伦比亚大学201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华人移民的微信圈子中传播着大量的假新闻以及极右翼媒体编造的谣言,在华人群体中形成了一个个“回音壁”(echo chamber),成为假消息的温床。
 
在这样一个封闭生态中,面向海外华人的互联网企业蓬勃发展。温哥华的卡布打车就雄心勃勃,计划冲出网约车市场,走向更多产业。
 
卡布打车母公司Gokabu的联合创始人希尔·黄表示,“网约车只是一个开始”。
 
”我们要做加拿大的支付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