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援藏工作 > 援藏干部 >

    肩負重托赴高原銘記責任建洛隆 ——我的援藏故事之二—李奕釗

    2016-06-29 16:07 編輯:今日西藏昌都 來源:昌都市委外宣辦 點擊:

         雪域高原艱辛路
         西藏流傳這樣一句話,“阿里遠、那曲高、昌都險”。說昌都“險”我理解主要就是指昌都到洛隆的道路險,有人形容昌都—洛隆省道303線是“路如朽繩,命似秋葉”。據說在沒有修新路之前,從自治區來的工作組只要到了磨坡拉山埡口,就改由縣里司機接手開到縣城,縣里干部職工只要是進來了就不想出去,從縣里調動到昌都地區工作的人員,出去了就不想回洛隆。每年7月—8月份,藏區進入雨季,滑坡、塌方、泥石流經常發生。2014年8月初,我和司機駕車到昌都辦事,車輛行駛在危險叢生的山路上,時而爬上海拔約5000米的山巔,時而降到3000多米的底谷,山上坡陡路滑,當我們的車輛在通過馬利鎮加玉橋路段時,剛過去就發生了塌方,后面緊跟的車輛一剎那間就給山上塌方下來的滾石擊中,我第一次領教了什么叫“險”!我深知雨季山路有危險,更知道生命的寶貴和脆弱,但是神圣使命和責任,使我絲毫不能退縮。我常對藏族司機說:“我們來西藏如果連路都不敢走,連下鄉都不敢,我還怎么開展工作,還配做一個援藏干部嗎?”
     
          洛隆從10月份開始就進入冬天,2013年10月20下午,天氣陰暗,我和同事從昌都返回縣城的路上,在翻越海拔4771米(當地人說應該是5200多米)的磨坡拉山埡口時突遇暴雪。由于積雪厚、能見度低,車行駛著行駛著就滑出路基,雪越下越大,此時,路基和路標已經看不見了。我當時估算了一下,下山后就能到達最近的布宿村,“再難也得下山,如果被困在山上,后果不堪設想。”我馬上進行了分工,我沿著路基外面向前走,以此為參照,其它兩名同事走路在中間,讓車輛打開大燈,跟著我們的模糊身影向前行駛。這種前行的方式,后面跟著的車輛紛紛跟在我們車后面,艱難下山。在正常情況下,從磨坡拉山埡口到縣城路程3個小時就可到達,那天我們中午出發,凌晨1點才回到洛隆縣城。后來我常對內地的朋友們說:“不來西藏,不在這里呆上一年,根本無法真正了解在西藏高原交通的艱難。”
    標簽:
    ?
    日本中文不卡无码视频